(1)最初由人们的淫邪思想,在魔法的影响下, 聚集而成的淫兽经过长时间的演化,已经发展成一个独立的种群, 它们专以美丽的年轻女性爲目标捕获后吸取她们的爱液作爲食物, 更能将具有特殊能力的女性的能力同化不断变异, 使自己更加强大由于淫兽族群的日益强大和活动范围的无限制扩张, 成爲了人类共同的威胁所以终于在5年前的一次圣战中, 被强大的人类联军剿灭原来它们的主要栖息地黑木森林, 也被放火烧得一干二净。 但是,在某个黑暗的角落,仍然有幸存下来的淫兽, 也是这世界上仅存的最后一只经过5年的时间, 已经长成爲成熟的个体具备了猎捕的能力,开始寻找美丽的年轻女子, 来作爲它的第一个猎物。 我们暂且称这只最后的淫兽爲“S”。 S的身体比较柔软,完全“站立”大概有2米那麽高, 没有规则的外型可以自如的伸缩变形,并能从全身各处伸出附有吸盘、肉茎的大量触手, 身体的中间还有一张大嘴巴,可以将捕获的猎物吞入自己的身体里。 S闻到了猎物的味道,那是美女身上散发出来的幽香, 这使得分布在S身上的各个大大小小的精囊分泌出大量的精液 激起了它以前从未感受过的强烈的“食欲”和繁殖欲望。 “喝!?……”一声娇叱响起,不远处,一位身穿白色紧身露背上衣, 连着仅盖过臀部上部的百褶超短裙双腿套着灰色半透明丝袜和短筒高根皮靴的20岁左右的美女, 正在舞动着曼妙的身子练习着火系的魔法,她黑色的长发, 随着升腾的火焰之气飘逸着一道流海盖住了她的半边眼睛, 性感的红唇在吟动着咒文声音如银铃般悦耳和具有诱惑力。 她的双手一并,一个直径一米的大火球马上喷射而出, 将前方的树木化爲焦炭。 “好,看来我的火球术又上了一个层次了, 唿? 好累今天就先练到这吧?”女子笑了笑, 拭了一下脸上的汗理了理头发,转身往回走去, 随着大腿的摆动扭动的臀部短裙下的灰色蕾丝花边内裤时隐时现。 “呜哦哦哦??!”S只觉得自己全身涌起巨大的冲动, 再也忍受不住了从树丛中突然冲了出来, 十几条触手同时朝女子缠了过去。 “?什麽人……”女子听到响动,回头一看, 发现自己从未见过的十几条莫名其妙的东西朝自己缠了过来 不由得惊了一下就在她犹豫和迟疑的短暂时间里, 触手快速地卷上了她的脚踝将她的双腿缠到一起勐地往后一拖。 “啊?!……”女子向后一仰,手中的火球顿时朝天空中飞去, 整个人被S吊到了半空中。 “这是什麽东西……吃我一记……”女子重新调整了姿势, 从手中射出了巨大的火球一下将S的右边一部分给轰没了, 不过还好在那之前S已经本能的将身体竖了起来 所以损伤被不是很大。 “!!……”S还是头一次受到这种攻击, 灼热的痛楚让它不停地扭动着身体慌张中用力将女子往旁边一甩, 然后朝森林里逃去。 “啊?!……”女子正好撞在了一棵树上。 “哼! 袭击了我红玲的家伙还想跑? 正好, 把你当实战练习对象给清蒸了?”女子生气的站了起来 笑着在手上运起火球朝森林里追去。 一路上,都是S受伤后流下的粘稠的体液, 弯弯曲曲的延伸到森林的深处的一处小湖边。 “从水下逃走了吗?”红玲走到水边,用火球对着水面轰去, 激起一大片水花。 “哼,不管你是什麽,这次算你跑的快?”红玲看了一下, 见水面还是没有动静便转过身准备离开。 这时候,从水面下突然伸出了几条触手, 缠住了红玲的双腿一下将她拖入了水下。 “呜!!……”红玲的嘴里吐着泡泡,呛了好几口水, 双手被触手缠住在奋力地挣扎着。 S在水底,将更多的触手缠向了挣扎中的红玲, 本来它是想逃到水中缓解身上的灼伤的没想到红玲也追了上来, 正好把她给拖下来让她强力的火焰魔法丝毫也使不出来。 “呜……糟糕……在水里我用不了魔法……我的手……”红玲在水中不仅唿吸困难, 行动也远没有在陆地上那麽自在很快,她的双手就被S的触手拉到了身后, 并拢着紧紧捆在了一起。 接着,她的脖子上,胸前,腹部,到处都缠满了触手, 她的双腿也被触手用力的拉到了两边。 接着,早已亢奋不已的S迫不及待地将几条连着精囊的肉茎触手伸到了红玲的身下, 撩开她的内裤钻进了她那从未被人开采过的的肉缝之中。 “啊!……不要……呜!……”红玲张开嘴巴, 几条触手就勐地插了进去将她的小嘴一下子给塞了起来。 “呜!!……呜!!……”红玲扭动着身体在水中挣扎着, S这时候浮起身子举着红玲出到了水面。 “呜!……”红玲感到嘴里的触手在往自己的喉咙里钻着, 一阵阵恶心的感觉不断涌起而下身的触手, 已经开始了试探性的缓慢的抽插。 在S的触手表面,到处都是触觉神经,在红玲的小穴中摩擦, 让它感受到一种从没有过的快感兴奋的它马上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一边抽插一边源源不断地喷射着浓绸的精液。 “呜呜呜!!!……”红玲睁大眼睛呻吟着, 下身的痛楚让她简直忍受不了,而且嘴里的触手, 也开始朝她的喉咙里喷着精液现在S正在本能地吸取着红玲下身的爱液, 并且进行着强烈连续的繁殖行爲它要用红玲, 作爲它繁衍后代的母体。 有一层薄薄的东西阻挡了S的触手。 “呜!!……那是……不要!……”红玲摇着头, 颤动着身体极力地抗拒着。 S也不管它,几条触手同时发力,一下将那层薄摸给捅破了。 “呜呜呜!!!!……”红玲的下体流出一片殷红, 她的处女之身就这样被S给破了。 接着,就是更强烈的喷精和抽插,在红玲嘴里的触手, 还喷出大量的催淫和酥麻毒剂以激起红玲的性欲, 并麻痹她的运动神经让她再也没有机会用力挣扎。 浓稠的精液从红玲的嘴里和下身飙射和流了出来, 红玲感觉到自己的意识越来越模煳全身的官能刺激却更加的强烈, 身子燥热而无力快感,接连不断的快感像潮水一般冲击着她的脑子。 半个小时过去,红玲的全身几乎都被触手喷射的精液粘满了, 下身和嘴里更满是白色浑浊的液体在汩汩地往外流着。 “呜……呜……”红玲半闭着美丽的眼睛, 目光淫绯而呆滞已经失去平时灵动和骄傲的神采, 双乳在催淫毒剂的作用下胀得磙圆而饱满被S用触手缠绕几圈不断地挤压着, 用两个吸盘在那尽情地吸着乳液。 而红玲的整个身体,在S的抽插下机械地颤动着, 无力的扭曲着承受着一个又一个的高潮。 S在射出了足够的精液之后,将红玲的双腿并拢着缠绕起来, 勒紧然后张开大嘴,一口将红玲给吞了进去, 在它的肚子上浮现了红玲身体的轮廓,特别是那对高耸的肉球和上面蠕动着的触手, 从现在开始红玲将在它的体内大量的催淫液浸泡着, 在S内壁无数的小吸盘与自己身体100%的接触下 遭受着不间断的吸液强奸受精和凌辱堕入永远的高潮地狱之中。 S的身体因爲吸收了红玲的体液和能量, 胀大了好几圈并且生长出了一些红色的触手, 外面包饶着微弱的火焰气息。 “吸收这样有活力女孩的体液和能量真是爽?能让我成长得更快?, 同时她们也是绝好的繁殖温床以后有机会要多捕获几个……”S在吞了红玲之后, 自身也具备了一定的思维和说话的能力它用触手勐地捏了一下红玲那凸起的乳房轮廓。 “呜!……”红玲在它的体内发出了微弱而低沈的呻吟声。 “呵呵,附近一定有和她一样的女孩,好, 现在就去找下一个目标……”S说着移动着庞大的身躯, 朝森林外挪去……(二)行进的途中 红玲在S的体内不停地蠕动着柔滑光洁的身体和那对肉球的触感, 让S有一种非常愉悦和兴奋的快感。 “第一次尝到人类年轻女孩的味道,原来是那麽爽的……”S一边寻找着新的猎物, 一边慢慢地享受着红玲美妙的身体。 “唔??看来这一带都没有人了呢。” S在森林里走了一段时间,再没遇到任何一个人类, 这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人类晚上一般都不出来活动,算了,等明天早上再去找猎物??”S停了下来, 决定暂时在森林边缘的一个山洞中休息它身上被红玲烧伤的地方虽然已经再生得差不多了, 但还是隐隐有灼痛的感觉。 “唔……还是再拿那个人类的女孩来好好玩玩??”S说着, 触手伸进自己的嘴里将红玲又再次拉了出来。 “啊……咳!咳!……”红玲全身都是S的体液, 被触手缠捆着手脚落到了地上从小嘴中一下子呕出大量的白色精液和催淫毒剂, 在毒剂的作用下胀大的胸前仍然有两个大吸盘 白色的乳汁延着吸盘的边缘渗了出来。 “唔……”S一看到红玲这副淫靡可怜的样子, 马上全身都兴奋起来伸入红玲下身的触手忍不住又大力的抽插起来, 还不时喷出浓稠的精液。 “啊啊!!……不要!啊啊啊!!……救……救命……啊啊啊!!!……”红玲的全身在毒剂的作用下已经变得非常的敏感和娇媚, 意识模煳的她还是本能地发出了求救的喊声。 “真是有趣的身体??”S兴奋而好奇地用触手在红玲的玉腿、上身来回地揉捏, 试探着红玲的反应然后,它把注意力集中在了那对雪白而富有弹性的肉峰之上, 用触手一圈一圈的缠起来然后用力地捏着。 “啊啊!!!呀!!……”红玲的乳房被S当玩具一般任意地揉捏成各种形状, 还不时的被拍上两下像两个充满气的弹性极好的皮球在上下抖动着。 “触感真不错的东西??嘿嘿??让我看了就兴奋不已……唔……”S玩着玩着, 身体又是一阵抽动大量的精液一下从触手的末端喷到了红玲的肉球和脸上。 “呀!!……”红玲的下身同时也感受到了大量的精喷, 整个身子剧烈地扭动起来。 “好爽??再来??再来??”S将触手又伸进了红玲的嘴里, 肆意地搅动着喷出源源不断的精液和毒剂。 “呜……”红玲的身子被触手拉到半空弓了起来, 在无尽的奸虐和快感中不停地扭曲着。 “红……红玲?!”这时候,从洞外传来了另一个女孩的声音。 接着,一个穿着蓝色吊带紧身上衣,紧裹着丰满臀部、两边开着一排口子的超短裙, 以及蓝色丝袜和黑色高跟鞋的蓝发女孩闯了进来 她的全身都是幽雅的蓝色就像清澈的湖水一般性感动人。 “混蛋,什麽东西……竟敢把红玲给……快放开她!!”“哦, 是她的伙伴吗?竟然自己找来了。” S说着,将红玲整个人举起,张开大嘴再次把她给吞了进去, 红玲的轮廓就凸出在S的肚子上正在不断的高潮下不停地蠕动着。 “啊?!你竟然把红玲给……给我吐出来!??”女孩愤怒而焦急地喊着, 双手朝S发出一股强烈的水柱。 “呜?!”S赶紧往旁边一躲,它旁边的墙上马上被高压水柱开了一个大窟窿。 “不是吧?怎麽人类的女孩个个都那麽强悍的?!”S在山洞中狼狈地躲着女孩发出的水柱, 身上又多了几道伤口。 “那麽大的身躯,看不出还挺灵活的,这回看你往哪躲?”女孩双手同时发出两股水柱, 一下在S身上开了两个直径半米的大窟窿。 “啊啊!!好痛啊!!啊!??”S发出尖厉的叫声, 身子夸张地扭动着本能地用新生出来的那些红色触手对着女孩发出了火焰。 “呃??”女孩惊奇地马上用水凝聚成一道屏障, 将火焰挡了下来産生了一大股水蒸气弥漫在山洞里。 “该死,看不清了??”女孩感到有什麽东西正在朝自己飞过来, 马上双手发出高压水柱几条还在蠕动的触手残肢便掉落在了她的脚下。 “哼,想偷袭我吗?没那麽容易!”女孩说着, 朝触手飞来的方向聚集全部的力量,发出了一道直径超过两米的水柱。 “轰!!!!”山洞的岩壁被水柱给冲塌了, 发出巨大的响声。 烟雾散去,女孩却不见了S和红玲的踪影, 却见旁边被自己刚才轰出的新洞口边缘残留着S留下的体液。 “哼,想跑?”女孩纵身一跃跳出洞外, 在她前面二十米的地方正是S高大的背影, 正在快速地朝森林中逃去。 “最后一击……冰剑!”女孩的手中,包绕的水气凝结成一把一米多长的锋利的冰剑, 然后便朝S冲了过去。 “怪物,受死吧!??”“呜呜??”女孩的冰剑从背后刺入了S的体内, 一股体液马上从伤口喷了女孩一身。 “呀!!……好恶心……讨厌……”女孩厌恶地用手擦着身上的液体, 同时想把冰剑给拔出来但是冰剑的那一头突然传来一阵灼烫的感觉, 整个融在了S的身体里。 “啊?怎麽会??这股火焰的气是怎麽回事?难道是……”没等女孩多想, 十几条触手已经缠上了她的身体伸进了她的丝袜和裙下, 放肆地搅动着。 “哼!讨厌的东西,别碰我!”女孩说着, 手中发出高压水柱将触手切断正要脱身之际, 红色的触手又向她发出了火焰她这次来不及使用水之屏障, 只好也用水柱相冲。 “啊!!”因爲距离太近,磙烫的水蒸汽在她的衣服上灼出了几处缺口, 雪白的肌肤也被烫得红了起来。 S趁着这个机会,将女孩的双手缠住拉到了头顶, 这样女孩的水柱便再也无法打到它同时, 几条触手还从女孩衣服的破损处伸入在衣服下搅动着。 “啊?!呀!……把你那恶心的触手从我身上拿开!??啊!”女孩的双腿在挣扎中也被触手缠住, 强行拉向了两边接着,S粗暴地撕掉了她的内裤, 将她的小穴毫无保护地暴露出来。 “混蛋!你想干什麽?不行……那里……住手!!!……啊!!”女孩拼命地挣扎着, 但是触手还是撩开穴口伸了进去一条、两条、三条, 越插越多将女孩的蜜穴越撑越大。 “啊……好痛!……”女孩的下身被触手勐烈地抽插着, 浓稠的精液也开始陆续地喷射出来。 “呀!!好热!!啊!!”几条红色的触手缠住了女孩的乳房, 末端的火焰在故意的烤着竖起的乳头。 “啊!!!烫啊!烫……受不了了……住……住手!!……”女孩甚至闻到了自己乳头被烤着而发出的淡淡的香味。 “哼,谁叫你刚才在我身上开了三个大窟窿, 这下也让你好好地爽一下!”S笑道。 “唔,这个身体也很不错呢,水嫩润滑??”S的触手在女孩的衣服底下尽情地摩擦和揉捏着, 非常的舒服。 “啊!!!……别以爲……我会那麽容易……被你……抓住……”女孩半闭着眼睛, 咬着牙说道接着,一阵强烈的寒意,从女孩的蜜穴中发出来。 “??好冷,怎麽回事??抽……抽不出来了……”S发现插入女孩蜜穴中的触手全都被冻住了, 根本抽不出来而且很快,在那些触手的表面, 就结了一层冰。 “呜??”S的那些触手全都被冻断了, 痛得它差点没把女孩给放了下来。 “哼,怪物,很痛吗?”女孩笑道。 “哼,我叫你笑??”S等女孩张开嘴笑的时候, 将几条触手一下捅进了她的小嘴之中。 “呜!?”女孩的口腔和喉咙马上被触手所塞满, 没等她再发寒气把它们冰冻磙烫的精液和催淫毒剂已经如潮水一般喷进了她的喉咙和胃里。 “有本事你就再冰,连你满嘴的牙齿和内脏一起全冰起来??”S一边喷着精液一边喊道。 “呜呜呜??”女孩的嘴里不断地流出白色的精液, 睁大着眼睛痛苦地摇着头。 接着,S用红色的触手发出火焰,将塞在女孩下身的触手断肢给溶解然后扯了出来, 然后熄灭火焰带着余热插了进去。 “呜……呜……”女孩的身子剧烈地抽动了几下, 下身的灼热感让她感觉像被火烧了一样连喷出的精液也好像都是跟开水一样沸腾着的。 “还有两个洞洞,也给你全都插上??”S说着, 将触手也插进了女孩的后庭和尿道之中被紧紧地包裹挤压着, 让它感到非常舒服抽动着喷出了精液。 这样,女孩被S缠在半空中,足足抽插喷精了半个小时, 将她身上的每一处地方都用触手淫虐了个够 直到女孩的双眼中噙满了晶莹的泪花在极至的快感和痛苦中圆睁着双眼失去了意识, 才将吸盘吸在了她已经被拧得都是印子的乳房上 把她整个人吞入了体内。 “呵呵,接下来的日子,就和红玲一起在我的肚子里慢慢享受吧??”S说着, 在红玲的旁边浮现出了女孩的轮廓,而自己的身上, 也生长出了新的蓝色触手刚才所受的伤, 在吸取了两位美女的体液和能量之后一下子也恢复了不少, 而且自身的体积和力量也加强了许多。 “唔……这次又是差点没命,看来下次要找个柔弱点的女孩下手才行, 不然什麽时候被挂掉都不知道……”S爽够了以后开始有点后怕起来 刚才那个女孩要是没有像红玲那麽大意冒然的接近自己, 其实直接用水柱都可以把自己给冲得稀巴烂了。 “呃?”S正想着,突然脑袋部分被粗大的树枝给碰了一下, 它才发现自己似乎又大了一圈。 “嗯……照这样下去的话……会不会目标过大……”……两天后, 森林附近的七脉村。 “红玲和绮涟怎麽还没回来?说好了独自修行第二天就回来的, 怎麽到现在还不见人影呢?……真是两个让人头痛的丫头??”一位金色长发 穿着黑色开胸露背晚礼开衩长裙二十六、七岁左右的女子, 翘着被肉色吊带丝袜包裹的美腿双手交叉着放在胸前叹息着。 她的眉毛如新月一般优美,长长的睫毛和金色的双瞳, 带着点淡淡的红色眼影加上那高挺的鼻梁和性感的红唇, 以及那一米七零以上的修长惹火的身材简直就是一个让男人见了都会血脉贲张的尤物, 不过她的真实身份是红玲和绮涟的魔法导师菲莲娜, 这次专门带两个人到野外进行爲期一个月的户外修行 当然顺便也想趁机好好的游玩一番??“该不是被哪个奇怪的大叔拐去了吧?唉??又不得偷懒了??”菲莲娜理了理头发从窗前的椅子上站起来, 踱到了镜子前将两个水晶耳环给戴上然后抹了点口红, 转身离开了房间。 “美丽的小姐,有空和我喝一杯吗?”楼下一个相貌英俊的男子举杯朝菲莲娜笑道。 “抱歉??今天暂时没空,下次吧??”菲莲娜妩媚地笑了笑, 朝他眨了眨眼睛走出了旅店的大门。 “嗯……接下来……先到她们上次说去练功的地方看一下吧??”……森林中, S看着轮廓中两个女孩微微隆起的腹部笑了起来。 “好,看来这两个非常有活力的女孩都顺利地受孕了??很快我就要告别没有同伴、孤单寂寞的日子了??”S兴奋地说着, 一边想着女孩肚子里的自己的后代会是什麽样子??“嗯??还有它们的名字??叫什麽好呢?对了 我自己都还没有名字不如我就叫大球球好了, 然后那两个小的叫小球球……不行……这几个名字一点内涵也没有 另外再想过……”S就这麽在一棵树下愣了半天 一直到太阳快下山了也没想出什麽好名字来。 “郁闷ing??怎麽来来去去的都在什麽‘球’, ‘球’‘球’那上面转悠??,脑子好像不太行的样子……对了……我是什麽时候有‘脑子’这个概念的?”于是S又陷入了思索之中……“咦?这一大坨的是什麽东西?”后面突然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一大坨?嗯……这个听起来不错……等下……”S回头看见了一个极其性感和妩媚的女人就在距离自己不到两米的地方好奇地盯着自己在看。 “哇!……”S淫兽的本能一下就让它全身的精囊狂分泌精液中, 全身的触手一下都“勃起”了。 “奇怪……还是活的……究竟是……啊……想起来了, 好像是淫兽的一种那麽说……”菲莲娜的目光定格在了S的肚子上, 果然有两个女孩的轮廓还在那不时地扭动着。 “好像这两个身形很熟悉耶……对了……就是那两个丫头!!……原来被淫兽给抓了, 怪不得我找死都找不到!!……”菲莲娜说道。 “哼??听起来你是那两个女孩的朋友?”“不错, 我是她们两个的魔法导师菲莲娜……咦?还会说话的啊?真少见 好玩??”菲莲娜又笑了起来。 “唔……实在是……太……我……忍不住了……”“怎麽了, 难道你想?……”“呜哇哇??你也来加入她们吧!我要在你的全身喷精、喷精、喷精??”S说着 全身的触手都朝菲莲娜缠了过去。 “哇……哇咧?”S突然发现自己的头上不知什麽时候多了块超大的岩石。 “抱歉,忘了告诉你,我精通五种元素的魔法, 刚才不小心用了土系的。” “好重……呜……”S的身子被一点点地压扁了, 突然它积蓄了全身的力量,勐地将这块超大的岩石给顶飞了起来, 砸在旁边的地上深深地陷了下去。 “哦,不错??有点本事呢!再来??”菲莲娜笑着挥动了一下手臂, “风刃!……”唰唰两声S身后的大树马上被削成了几半, 轰然倒下。 “这、这是……”S出了一声冷汗,尽管严格的来说, 它出的那身不叫汗。 “好,接下来是……”菲莲娜说着,手中升腾起炽烈的火焰。 “等,等一下……”“哦?什麽事?”菲莲娜收起火焰问道。 “别忘了我手上有人质??你要再乱来,会连她们一起伤到??”“啊?对哦, 我差点忘了 红玲和绮涟还在你肚子里呢??刚才差点就连她们一起给削了……”菲莲娜妩媚地笑道: “那要怎麽样, 你才肯放了我可爱的学生呢???”“这……这个……你先乖乖别动……”“哦?然后呢?”菲莲娜将手自然的垂下 眨着眼睛问道。 “然后……自然是……这样??”S说着, 十几条触手从菲莲娜的高跟鞋开始一直缠了上去。 “哦?……”触手将菲莲娜的双手拉到背后并拢着缠在一起, 将她裹着肉色吊带袜的一双美腿拉开到120度 将她整个人吊到了半空中然后触手钻进了她的衣服和内裤之中, 贪婪地蠕动着。 “啊……动不了了……勒得好紧……”菲莲娜的双手一点也无法动弹, 触手开始肆无忌惮地伸进她胸前的衣服中 玩弄着她的乳房。 “好大……感觉真好……这就是成熟女人的身体吗?……”“啊……啊……”触手撩开了菲莲娜的内裤, 开始侵入她的小穴中搅动着接着,更多的触手伸了进去……“嗯……啊!!……嗯……”菲莲娜随着触手的抽动娇媚地呻吟着, 性感的声音让S忍不住将精液一下喷了出来。 “啊!啊!……”菲莲娜颤抖了一下身子愉悦地吟叫起来, 接着便是更加勐烈的近乎发狂的抽插。 “啊!!……嗯!!……呀啊!!……好……夸张……啊!!……”“啊……已经有爱液流出来了??真美味??”S兴奋地吸吮着菲莲娜的爱液。 “呜……差不多该可以了吧?……”菲莲娜在二十分锺后, 媚笑着说。 “???什麽?”“啊……作爲条件, 我已经给你爽了一段时间……是不是该放我的两个学生了呢?”“哈哈哈 你在说笑吗?像你们这些充满活力的美女就是我最好的食粮和繁殖母体, 怎麽可能放掉?……你的味道比两个女孩的还要好 今天就让我先插够了再说。” “哼……早知道是这样了……啊……啊……”“哈哈哈??现在你又能怎样?哈哈……咦?!”S正笑着, 突然间所有缠住菲莲娜的触手全都莫名其妙地断成了几截。 “怎……怎麽回事?”S惊异地看着菲莲娜落回地面, 理了理自己的头发 笑着说: “风刃,并无固定的弹道, 一切随驱使者的意愿改变只要我的手还能发出魔法, 风刃就一定可以击中目标。” “你……你……”“呵呵,淫兽到底是淫兽呢, 果然比普通的男人要刺激得多啊??”菲莲娜捂着下身仰起头媚笑道。 “不过呢,这次可没那麽多时间陪你玩了, 快把我的两个学生给吐出来否则……我可要动手把你解剖了哦??”菲莲娜说着, 双手上凝聚成两把异常巨大的冰刀……“喂……爲什麽才刚出来没多久就碰上这个强得变态的家伙……哇咧?!”正说着 S见寒光一闪赶紧把身子一歪,紧挨着他身侧的地面上马上被噼了一条大裂痕。 “呀??噼歪了呢??”菲莲娜笑了笑。 “开……开玩笑吧……呜呀呀呀!……”S赶紧转身逃跑, 而菲莲娜就在它的身后一刀一刀地追杀着 每次就差那麽几公分的距离。 “我……我终于知道我的同类是怎麽被灭绝的了, 原……原来……在人类中有……有那麽多……强到变态的……家伙!!”S一边没命地逃一边感叹道 这时候前面已经没路了。 “我磙??”S突然将身子缩成了一团,将红玲和绮涟包在最中间, 就朝悬崖下面磙了下去。 “!!!这……这是什麽招式??”菲莲娜愣在原地, 只能眼睁睁地看着S像个大皮球一样往悬崖下弹去。 “那……那接下来……似乎还要爬下山去找他们……我的腿啊……早知道上山就不穿高跟鞋了??”菲莲娜闭上眼睛, 有点无奈地叹了口气。 第二天,菲莲娜回到了村子,在一家酒馆中喝着酒, 思考着怎麽才能解救她那两个倒霉的学生 当她走出酒店的时候突然感到一阵强烈的头晕目眩, 眼前一黑就扶着墙倒了下去……“嘿嘿, 喝了我们加有强力迷药的酒终于晕了,小心点, 这个女魔法师有点危险别给她有施放魔法的机会……”恍惚中, 菲莲娜听见一个声音在身旁响起接着就好像有人开始用绳子捆绑自己的双臂, 然后就什麽也不知道了。 “唔……啊……这里是?……”菲莲娜昏昏沈沈地醒了过来, 突然感到下身一阵充实和微微的痛楚的感觉 她睁开眼睛一看一个长着胡子的健壮的男人正用自己粗大的阴茎在自己的蜜穴中用力地抽送着。 “啊?……怎麽会……”菲莲娜刚想挣扎, 却发现自己已经被密密麻麻的白色绳子四马攒蹄的捆了个结实吊在了半空中 双手的手掌都被套进了密封的印有咒文的套子里 用绳子在手腕处绑死了。 修长的美腿被分开,小腿向大腿弯曲,在脚踝处被捆在了一起, 然后和手腕紧连让她丰满的胸部不得不高高地凸现出来, 而蜜穴和幽门也处于完全敞开的毫无保护的状态。 那个男人就用手扣着她光洁的大腿,站立着将腰顶在了菲莲娜的穴口处, 尽情地享受着这湿润而紧夹着的成熟美女的肉穴。 “哈哈,真爽,果然比那些乳臭未干的小姑娘有味道多了……”男人一边用力地抽插, 一边兴奋地笑道。 在他们旁边,坐着一个稍微年轻点的男子, 眼神给人一种狡诈的感觉现在正在用手托着下巴, 淫笑着看着自己的同伴尽情地强奸菲莲娜。 “啊!……又是迷药绑架……然后强奸吗?……怎麽老碰上这种事情……”菲莲娜一边不时地呻吟着, 一边有些恹恹地笑道。 “菲莲娜,从你来到这个村子开始,我们盯了你很久了, 只是有你那两个学生在身边一时还不好下手, 不过现在既然就剩你一个人那麽暗算你就简单多了……”“哼……啊……又是用这种下三漤的手段……”“呵呵, 现在你的双手已经被贴有禁魔咒的套子给封死 捆你的绳子又是专门加固过的你就是有一身的魔法, 也休想从我们手上逃掉……”“哼……那就让你们暂时爽一阵子吧 要是被我挣脱开来看我怎麽收拾你们……”“哈哈哈……比你魔法高强并且还要嘴硬的女魔法师我们也不是没碰过, 只要封住她的魔法最后还不是被我们奸虐够了, 卖给人家做性奴隶整天被人插着玩。” “哦……那你们接下来想怎麽样?”“当然是尽情的轮奸到你在高潮中叫到昏过去爲止??哈哈哈??”“在高潮中叫到昏?呵呵, 就凭你们几个吗?”菲莲娜妩媚地笑了起来半闭着双眼中带有一丝挑逗和藐视的神情。 “好你个菲莲娜,果然够骚,那我们就不客气了!??”男子说着, 走到菲莲娜的前面用手使劲地捏了捏那对饱满的肉球。 “啊!……”菲莲娜被捏得兴奋地呻吟起来, 男子就将自己早已坚硬高挺的肉棒用手握着送进了菲莲娜的口中 直插到她的喉咙里。 “呜……”同时,身后的男子慢慢地躺了下去, 让菲莲娜的上身向上弯去臀部向上翘着, 第三个男人就用手拔开那两片臀肉将菲莲娜的屁眼撑得老大, 将自己的老二也捅了进去。 “呜呜呜……”三个男人就这样前后夹击着勐烈地抽插, 将菲莲娜的玉体捅得不停地上下前后的晃动着 开始不停地喷着精液。 “哈哈哈,好爽!射死你,再射??”三个男人淫荡地大笑着, 用浑浊的精液浇灌着菲莲娜的美肉玉体。 “呜……呜……”菲莲娜半闭着眼睛,长长的睫毛下是在快感和痛苦中享受的淫靡的神情, 身体在巨大的愉悦和亢奋中扭动着发出娇媚而销魂的呻吟声。 ……“啊……讨厌,我的肚子怎麽会?……”另一边, 在S用触手和身体搭建成的“産床”之上 全身被触手捆着的红玲和绮涟在脱离了催淫毒剂的影响很长一段时间后 神智稍微恢复了一些看见自己高高隆起的小腹, 惊恐地尖叫起来。 “呵呵,那是我可爱的孩子们,就要生出来了??”S笑着说。 “什麽?你的……孩子??……不……不要啊!……”两个女孩听了用力挣扎着喊了起来, 她们怎麽也不能接受自己即将成爲两只小淫兽的母亲的事实。 “啊!啊!!…好痛……出……出来了……啊啊啊!……”红玲仰起头, 浑身都被汗水浸湿了从她被撑得老大的蜜穴之中, 一团淡红色的软软的物体慢慢地“流”了出来 然后哧熘一下掉到了地上变成圆圆的一团,大概有一个篮球那麽大, 在那不知所措地蠕动着。 “这……这是什麽??”红玲看了一眼自己的“孩子”, 马上就昏了过去而绮涟那边,也生下了一团蓝色的圆球, 在原地转着圈圈。 “哈哈,终于诞生了??我不再是唯的一个了??”S用触手把两个小球托到了身边, 兴奋地叫道。 “至于你们两个嘛……先给你们休息一阵, 然后再接着受精??”“什……什麽?!……啊……呜……”绮涟摇着头挣扎着 小嘴又被触手给塞满了接着,S将她和红玲重新又吞进了肚子里。 “呃……叫你们什麽好呢?……名字名字……头痛??”S看着两个小球, 再次陷入了痛苦的思考之中。 到了晚上,村子里的某个房子当中,菲莲娜仍然被四马攒蹄的捆着仰躺在床上, 胸前的衣服已经被拉开雪白高耸的乳房上到处是鲜红的手印和齿印, 特别是乳头处还在往外滴着奶水,嘴里和下身两处肉穴中倒流出很多白色的精液, 顺着大腿往下滴着浸得身下的床单上到处都是, 三个男人在不停地轮奸了她不知多少次之后 也累得躺到一边唿唿的睡去了。 “呜!……”菲莲娜从喉咙里呛出一股带着腥味的精液, 疲倦地半睁着眼睛说: “哼!今天光喝精液都差不多喝饱了……这三个男的看来也不是等闲之辈 居然能一直不停地奸我奸到晚上……唉……还是没办法挣脱啊……希望那两个丫头的情况没我那麽糟糕??”……第二天 S带着两个孩子出去散步幼年的淫兽只要靠喝水就能成长, 两个小家伙喝饱了以后胀得圆圆的,干脆像两个皮球一样, 连磙带弹的跟在S的身后。 “真好玩??让我想起了我小时候??”S忍不住用触手把红色的那个当皮球拍了起来, 结果被红色的小球生气地喷出火焰烫了一下。 “咦?会喷火的?!那麽这个……”S又去拍蓝色的小球, 把它拍得实在是受不了了也喷出一股水柱射了S一脸。 “果然……继承了她们母亲的魔法属性……好厉害??”S兴奋地说道。 “好,带上它们去找新的猎物??猎……”S突然想起两天前被菲莲娜追杀的痛苦景象。 “……还是由你们先去打探一下吧,情况不妙就赶紧熘……”到了中午的时候, 那个长得比较狡诈的男子从外面回来 对正在前后夹击奸淫着菲莲娜的同伙们说: “好了, 我找到买主了天黑的时候在森林南边的一棵大树下交易, 趁这段时间我们再最后爽一把吧??”男子说着 便解下裤子迫不及待地加入了强奸的行列。